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金生丽水的博客

真诚 厚德 淡定 平凡 热情 阳光 善良 健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以画为乐——孙天牧  

2011-11-07 15:25:56|  分类: 资料收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翰瑞轩画店《以画为乐——孙天牧》

       今年五月,是本刊顾问孙天牧先生百岁寿辰。特刊发老人的《以画为乐》及薛永年先生的《穿越历史传承文脉》两篇文章以示纪念。《以画为乐》乃孙老数十年画事之心得,十分可贵。两篇文章均谈及南北宗问题,极具学术价值。“发古人不传之秘”,道非画坛高手不能言之事,值得美术界关注、研究。

以 画 为 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孙天牧

       吾之所以乐者,盖人生为艺术,艺术乃人生也。
       予自幼即饶艺术禀赋,时显丹青兴趣,故园之物,常常收于眼下,每每出乎笔端。在家父孙墨佛先生励导下,丁卯年入河南艺校研习国画,庚午岁进华北大学攻修“四王”,丁丑年,复移居天津。自学南宗以来,时光如脱笼之鸟,屈指已近十载矣,然画犹未称心,寝食难安,彷徨之际,吾依性改习唐寅仇英,拟用北宗之格法变南宗之率意,然唐仇笔精墨妙,又苦于难入法门,正值“山重水复”之时,偶于画展中见陈少梅先生仿仇英山水,用笔刚劲多变,设色沉着清雅,得古人之精髓,扫时风之空疏,心服之极,不待援引,造次拜谒,幸为入室。或因久旱得甘霖之故,学期短暂而画技日新,悟道神速而引得同窗惊羡!继而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,十年寒窗,千幅画稿,幅幅受师评,帧帧有心得,此际实已备日后复制两宫名画之基矣!彼时岳父卢美之先生已留德学医归国,居天津襄助容克博士悬壶济世,声名日隆。前清遗老、皇室贵胄、民国大员多寓于此,且与岳父过从甚密,故予亦借出入岳父执府邸之便,观摹彼所宝藏法书名画,吾所摹宋人《雪窗观梅图》、《望月图》、马远《听泉图》、明仇英《树荫联吟图》、蓝瑛《溪山行旅图》、《青山白云图》诸作俱成于此时。
       虽值西学东渐之际,吾仍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,不参加舌战,不融入笔斗,不俯仰时流,不追逐名利,数十年如一日,潜心学恩师,刻意习古人,终致出宋入元,贯古通今。戊子年徐州首开个展之事,更固我眼下之去从,增吾胸中之底气!癸巳年,余辞津來京,后由家父孙墨佛先生引领拜谒齐白石老人,齐老观余拙作后曰:“山水画要无人人所想得到处,故章法位置总要灵气往来,此非前清诸家苦心造作可致也!”,继曰:“此子他日必成大器矣!”。之后由齐老推荐,予荣入中国画学研究会,继而入展解放后首次全国国画展览会,拙作竟博得世人青睐!以致沈阳故宫博物院领导亦极力赞之,并力邀赴沈阳复制历代绘画,吾欣然应允!纵除十载北宗之基,余尚有八年南宗之学,故能从容应对董源《夏景山口待渡图》及余作,董本摹毕,几欲乱真,杨仁凯、沈延毅(时任沈阳故宫博物院领导)先生由衷赞道:“极尽其妙矣!”。翌年,北京荣宝斋寄信沈阳故宫博物院,函商调我回京复制故宫绘画藏品之事。吾于沈阳故宫博物院历时两年摹毕十余幅珍品后,继而回京受聘于荣宝斋。彼时,虽老店里外多朽门颓壁,然古斋上下俱雄心壮志,声扬国粹,义不容辞,奈历代法书名画皆藏于故宫,秘不示人,荣宝斋巧定此事后,即望我入宫复制旷世珍品,吾亦欣然应允!荣宝斋用毕复制品后,将其复归藏于故宫,吾所摹宋代《渔村小雪》、《江雪卖鱼》、元朝赵子昂《秋郊饮马图》、赵仲穆《澄江寒月图》至今仍在故宫代原作示以世人。
       故宫名画复制完毕,吾于庚子年任教于吉林艺术学院,期间亦是从“师古人”向“师造化”转变即古法写生之际。两次复制经验,半生研究体会,予才知“外师造化”之本意,始悟“中得心源”之奥妙,故每每入山林,目观自然,心师造化,经年古法写生,终于新风呈现。推陈出新,世人器重,癸丑年北京饭店遵周总理指示,延请李苦禅、董寿平、阿老、许麟庐、孙天牧等人作画以饰之,皆不负众望。
       直至乙丑年,中央文史馆聘为正式馆员之际,予始天马行空,心花怒放,展平生所学,师心自用,佳作层出,探索不止。此时作品笔墨之法,构图之格,设色之则,媒材之规,皆突破古人藩篱,承中有革,变中有因,已成自家风貌。古人惯用熟纸及熟绢,用其熟之性,彰其线之清,笔法精到,墨韵悠长;吾人喜用偏熟纸及皮纸,赠其质之美,添其虚之味,笔力苍劲,墨气淋漓。古法着色喜灰调,好用植物色巧渲分染而成,色虽淡雅而不失沉着;我法设色爱重格,喜用矿物色厚涂重点而就,色虽浓重而不趋浮俗。
       此时,吾经“师古人以备用,师造化以运用,师心灵以自用”之后,对山水亦有管见:山水滥觞于魏晋,山水之源有二,一源于人物背景,二来自古地图,后独立成艺坛新种,今见最早画作当是传为隋朝展子虔所作《游春图》,此时画尚拙朴,空勾无皴,初唐李思训及盛唐李昭道渐出勾斫之法,盛唐王维则一变勾斫为渲淡,此时画亦空勾无皴,直至卢鸿《草堂图》,方有简皴。五代,荆浩、董源、巨然,数法出现,万世沾灌。北宋,关同、李成、范宽,三家鼎峙,百代标程。南宋时,“刘、李、马、夏”,同源异流,各擅胜场,至此宋代山水已臻“写实高峰”。元人则一反宋画重形轻意,而重意轻形,“元四家”助使山水又立“写意楷模”。明代,初以“浙派”为尊,后以“吴门”为圣,复以“华亭”为首。除浙派沿袭北宗外,“吴门”、“华亭”皆沿袭元人之道,以集大为其旨归,各成自家面目,至董其昌则梳理成画论——《画禅室随笔》,其中写道:“禅家有南北二宗,唐时始分。画之南北宗,亦唐时始分也,但其人非南北耳。北宗则李思训父子着色山水,流传而为宋之赵干、赵伯驹、伯骕以至马、夏辈。南宗则王摩诘始用渲淡,一变勾斫之法,其传为张璪、荆、关、郭忠恕、董、巨……”;“文人之画,自王右丞始。其后董源……若马、夏、李唐、刘松年,又是李大将军之派,非吾曹易学也。”;“实父作画时,耳不闻鼓吹骈阗之声,如隔墙钗钏戒。顾其术,亦近苦矣。行年五十,方知此一派画,殊不可习,譬之禅定,积劫方成菩萨。非如董、巨、米三家,可一超直入如来地也。”此即所谓“南北宗论”之说,虽有分派别辨风格之优,更有论短长争利益之嫌,此论弊大于利,误导世人甚重,故后人对此亦有颇多微辞。董氏因位高名响,一言九鼎,故影响深远,其一味崇南贬北,给北宗山水以致命一击,然从未有人仗义出言,主持公道,致使北宗数百年一蹶不振(其中亦有他因暂不论)!至清代山水分为两派,一为“四王”集成派,一为“四僧”革新派。“四王”谨遵董氏理论,专学古人,集以大成,使集成派为传承正统,其专事笔墨终致四面楚歌。“四僧”依循张璪主张,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,令革新派打破摹古风气,其钟情新异复招有口皆碑。近现代虽有二袁之兴、溥儒之盛,然皆属昙花一现,直至金城、陈少梅、孙天牧、冯忠莲及其传派出现,北宗始复兴,薪火才相传!
       南北宗虽皆是山水画,然亦有异同。南北宗之异:一,笔法之异,南宗多中锋,北宗多侧锋;南宗以圆笔为主,北宗以方笔为主;南宗运笔气内敛,北宗用笔骨外露;南宗率意,北宗严谨;南宗笔法表现性强,北宗笔法再现性强;南宗多用线皴,北宗多用面皴。二,墨法之别,南宗尚淡墨,北宗喜重墨;南宗好用积墨、泼墨、破墨、宿墨、渍墨,北宗常用泼墨、焦墨、破墨。三,设色之异,南宗重主观色,北宗尚客观色;南宗多平涂,北宗多分染;南宗色多淡雅,北宗色多浓重。四,构图之分,南宗喜用平远法,北宗好用高远法;南宗多遥山远水,北宗多崇山峻岭;南宗构图多简单,北宗构图多繁密。五,款识之异,南宗多题诗文,北宗多落穷款。六,意境之别,南宗好追清淡悠远之诗意境界,北宗喜求气象雄伟之理想境界。南北宗之同:南北宗俱为先民所独创,皆为中华文化之结晶,其生生不息之精神,实为民族精神之化身,二者同源而异流,共树而分条,画家经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后,各用自家法,营造泛泛之境界,寄托悠悠之情怀,南北宗同为人类精神食粮,岂可厚此薄彼哉?
       中华文化,博大精深,诗书画印,源远流长,流涉东方,波及欧美,吾虽百岁高龄,犹不敢懈怠,“其道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